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独立女记者的战争与和平

发布时间:2020-07-13 21:25:20 阅读: 来源: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见到张翠容时,她刚刚从埃及采访完当地非暴力革命回来。当时革命开始时赶上农历新年,我在香港看电视,埃及革命,多么想去啊。

这个一说起外出采访就眉飞色舞的女子,从事的是难度最高的背囊记者工作。

从1998年去印尼采访排华事件开始,她已经跑了14年国际新闻。在这期间,她背着行囊,只身行走在边缘的第三世界:阿富汗、东帝汶、巴尔干半岛、柬埔寨、印尼、越南、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约旦

她亲历过柬埔寨大选、红色高棉解除武装,见证了东帝汶从独立动荡到最终和平建国,观察过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最后岁月,现场报道过伊拉克战争的爆发。她跨越过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深入委内瑞拉、古巴等9国,记述她所看到的拉美21世纪革命

香港记者协会做过统计,因为超时工作成为常态,计算下来,记者的平均时薪是20港元,已达香港平均收入的下限了。按照她的同行闾丘露薇的话说,记者是血汗行业。而张翠容不仅做了记者,还选择离开机构做独立记者,在没有机构、人力、物力、金钱支撑的情况下,从事国际新闻第一线报道,与战火为伍。

有朋友问她:你要跑到什么时候才停下来?

只要世界有谎言,我就会继续跑。她的回答只有一句话。

见证东帝汶血腥动荡

做国际新闻的第一线记者多遭遇风险,但西方人至少还有较多的紧急援助管道,而身为华人女性的张翠容则不然。遭遇任何情况,必须自行设法解决,有时要机警,有时要勇敢,有时则必须要夺命狂奔。

1999年8月,当张翠容正收拾行装,准备前往东帝汶采访全民公投之际,在伦敦的BBC编辑通知她立刻取消行程,因为根据他们的形势评估,东帝汶已升级为一级危险地区。考虑到为此次采访准备良久,她选择责任自负,并如期启程。

1999年9月3日,即投票日结束不久,在东帝汶的记者得到消息,亲印尼民兵不仅将要对付当地居民,还要对付记者。BBC立刻包下专机把记者撤走。

总得有人留下来采访,张翠容没有登机。因为她潜意识里认为未到最危险的一刻,也因为她清楚记得她曾握过的那一双冰冷冒汗的手。

那是东帝汶前途自决全民投票的前几天,她因酒店人满为患,一度借住在东帝汶首都帝力附近的村子里,被村民沙华收留。晚上,张翠容在屋里对另外一位被沙华收留的避难者浮土谷进行录音采访。突然,一声有民兵传来,各户人家立刻关灯,整个村落静默在黑夜之中。沙华、浮士谷和她屏住呼吸,相互拉着手躲在桌子下,手心冰凉冒汗。

等到9月4日上午,联合国宣布的投票结果显示,7g%的票数支持独立。东帝汶人还没来得及为独立日的到来举杯庆祝,当地局势就急转直下,亲印尼武装民兵展开更血腥的杀戮。

记者也难以出外采访,生命甚至得不到保障。彼时去东帝汶采访的其他记者有驻印尼大使馆人员专程从雅加达飞来救援,而她没有任何人接应。

第二天,街道上一辆计程车都没有,到处是护送难民的军车。她跑到马路中间拦截了一辆军警车,连说带比划,让军警把她送到了机场。

一位澳大利亚记者看到她一个单薄女子只身逃难,极其绅士地将自己的机票让给她。但她去办理登机的时候,因为护照和机票上姓名不一致,工作人员不承认她手上的机票。眼看飞机就要起飞,她一下子跳上行李运输带,嗖的一声,我就跟着行李被运进机场,她不同意,但也拿我没办法了。一进机场,她火速跳下行李带,狂奔上了飞机。

在她走后第二天,她曾下榻的酒店就被民兵抢掠放火,而帝力全市也陷入熊熊火光之中。

一小时飞行后,她到达巴厘岛。我觉得我的肩膀仍然留有东帝汶人的泪水,掌心上仍然留有他们的手温。巴厘岛上目之所及都是阳光沙滩,跟之前的屠杀逃难,完全是两个世界。同在一个地球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为什么东帝汶人不能享受和平的生活?

在以军枪口下采访阿拉法特只有在路上,我的脑筋才会转动,生命也才流转,张翠容希望走遍世界而知天下事。

她采访过的国际人物可以列出一串名单:东帝汶开国总统古斯芒、柬埔寨王子拉那烈、玻利维亚副总统连纳亚、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

在这些采访对象中,她印象最深的是从中学时代就关注的传奇人物阿拉法特。2002年巴以冲突升级,以色列方面认为阿拉法特是激进组织的同谋者。于是,以军从当年3月开始围困阿拉法特的总部,将藏身在总部的阿拉法特的护卫以及特种部队一律视为恐怖分子,对其发动猛烈攻击。

2002年7月底的星期五,她抱着碰运气的想法,一大清早出门,去位于市中心的阿拉法特总部采访。当时已经戒严,以军随时有可能会射杀她,但完成采访的愿望已经让她全然忘记恐惧。她

萍乡西服定做

莆田职业装定做

T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