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父亲的赎罪之路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3:10 阅读: 来源: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非常听话,非常孝顺,直到现在,提起儿子孙伟铭,孙林还是会竖起大拇指,所以我拼了老命也要帮他。为此,他四处筹钱、卖房。

父亲就该做父亲该做的事,而儿子的事,就交给法律去解决。2009年9月5日晚,央视《新闻周刊》,主持人白岩松称赞了身为父亲的孙林对儿子的付出,父爱如林。

深  渊

儿子孙伟铭出事那天的情景,至今仍被媒体反复提起:2008年12月14日下午5点左右,孙伟铭驾驶一辆黑色别克轿车,从成龙路往成都郊外的龙泉驿方向行驶时,先后撞上反向正常行驶的4辆轿车,造成载有5人、自重1.3吨的长安奔奔车内4人死亡,1人重伤。

经公安交通部门鉴定,孙伟铭血液中的酒精浓度为135.8mg/100ml,超过了标准值80mg,属于醉酒驾驶。

关于事发当日的记忆,孙林恨不得能永远从脑子里剜掉。

那天是他姑爷爷80岁寿宴,祝贺完生日之后,波儿坚持要送我们去火车站赶火车回重庆,我第二天还要上班。私下里,孙林更愿意称呼孙伟铭的小名波波。

酒席摆了二十来桌,从中午吃到下午3点,很多亲戚都是平时很少见面,酒席上,晚辈肯定要敬长辈。孙林记得那天儿子喝了大概七八两白酒,当时并没有显出醉态,散席后,他还打了一阵儿牌。

下午4点多,事发前一个小时,孙伟铭驾车送父母去火车站乘车。按照孙伟铭母亲李大琼的说法,孙家一直都没有喝酒的习惯,儿子在家里都不喝酒,过年我们一家最多就买两瓶葡萄酒。所以,当天李大琼只是叮嘱了儿子一句慢点开,根本没往醉酒驾车上想。

悲剧是在送父母离去后发生的。夜里12点左右,交警拨通了已回到重庆市家中的孙林的电话。什么也没说,就说你儿子出了车祸,来一趟,拿点钱过来。孙林当时以为就是出了一点小车祸,罚罚款就了事。

令孙林始料未及的是,一家人的生活从那一刻起,迅速滑向了深渊。

死  刑

2009年7月23日的死刑宣判,对孙林一家的打击是摧毁性的。

这是中国首例因醉酒驾驶被判死刑的案子。

此前,杭州胡斌飙车案保时捷醉驾案、南京闹市区五四死伤案等事件接二连三发生,国内对酒后驾驶的惩戒日渐趋紧。

8月14日,公安部重拳出击,对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要求交警部门在执法过程中坚持零容忍。

宣判当日,孙林没敢踏进庭审现场的大门,是老婆李大琼和女儿进去的。

一审判决结束,孙伟铭不服,当庭要求上诉。7月28日,孙伟铭的辩护律师代其将上诉书交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请代转交到省高院。

奋  斗

在孙林和老婆李大琼心里,儿子孙伟铭是个可以打七八十分的好儿子。孙伟铭不仅每周会定时给家里打电话,逢年过节也一定记得回家看望父母,给父母买礼物。

而孙伟铭个人的奋斗史,听来就是一则励志故事。1998年,高中毕业的孙伟铭只身来到成都,一边打工,一边读自考,决心闯出一片天地。事发前,他是成都市一家中型信息公司的销售高管,一个月拿上万的收入并不是难事。在周围朋友眼里,他是前途无量的白领。

一起车祸,让重伤者代玉秀重型颅脑外伤,全身多处骨折,而刚告别校园不久的张志宇和金宇航,则在瞬间双双失去父母。

媒体最初的报道,受害者家属的悲愤和伤痛,激发了人们的愤怒。在公众印象中,孙伟铭成了一个飞扬跋扈、不负责任的马路杀手,以致一审开庭时,审判长宣布死刑判决时,现场还有人发出了欢呼声。

就在大家齐声要求严惩孙伟铭时,曾接受过孙伟铭资助的范小琼,却在四处求助媒体,试图反映孙伟铭的人品并没有报道得那么坏。从2006年开始,孙伟铭曾帮过原本素不相识的范小琼的孩子林芳,每月资助100元的生活费。

对社会有好感,他才会这样做。孙林怎么也不相信儿子是一个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如果他是一个平时就喝滥酒、没有正经的人,我今天一定不会这么拼命。

孙林下决心要拯救儿子。

救命稻草

一纸《谅解书》,成了让儿子孙伟铭起死复生的救命稻草。

2009年8月4日,孙林设法找到了重伤者代玉秀的丈夫韩常进,试图聚集四家人,商量赔偿问题,达成谅解,以挽救儿子的生命。只要款项到位,可以签个《谅解书》。韩常进说。

在3个受害家庭中,孙林与韩常进见面的次数最多,前前后后见了不下15次。尤其是一审宣判后,在成都市锦江区法院组织的两次民事调解期间,每天都会见上两三面。

正是在这些频繁地接触中,韩常进的态度从最初的激烈,慢慢缓冲,变得平和,毕竟是一个年轻人的生命,我相信孙伟铭不是故意的,他还年轻,还是个努力上进的青年。韩常进说,自己周围的朋友,也和他持相同的态度。

赔偿款从最初的180万元降到了130万元,协商了4个小时,最终确定的赔偿款是100万元。

孙林承诺3个星期将钱凑齐。此后20天,孙林踏上了艰难的筹钱之路。

重庆市的一套100来平米的房子,是孙林和老婆李大琼、女儿女婿生活的地方。2000年,孙林一家告别了住单位集体宿舍的日子,用半生的积蓄买下了这套房子。

儿子出事前,家里剩下的存款,只有两万元。房子抵押5年,换来25万元抵押款。

剩下的钱,只能硬着头皮去借了。

筹钱的这段日子,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知道并且关心起孙林来。成都一家家俬店的18名员工,甚至集体写了请愿书,请求法院刀下留人。

现在走在大街上,谁都认得孙林了。路人都会嘀咕一句,这就是孙伟铭的爸爸。李大琼说。

8月17日,成都市锦江区法院召集当事双方进行第二次民事调解。当初承诺的100万元赔偿,仍差11.7万元。张志宇和金宇航坚决不让步,而韩常进的态度则缓和许多。他最后把这笔钱赔给我就是了,你们的钱照拿。韩常进一心想促成《谅解书》的达成。

秦皇岛西服设计

普洱职业装定制

酒泉工作服订制

巴彦淖尔订做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