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证券死刑第一人杨彦明曾两次自杀一心求死

发布时间:2021-01-07 14:32:03 阅读: 来源:水环式真空泵厂家

京华时报4月27日讯 4月21日,北京市高院终审认定杨彦明构成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同时申报最高院复核。

历经四次审判,杨彦明依然没说出6500多元贪污款的去处,被媒体称为铁齿铜牙。他的辩护律师形容他头脑灵活,性格固执。

目前,杨彦明被关在市看守所,等待着最高院的死刑复核。顶着“证券死刑第一人”头衔已经有3年多的他似乎离目标越来越近。

成长

不甘平凡成为基金经理

杨彦明1958年出生于辽宁沈阳市,父母都是级别较高的干部。1975年,他响应当时的号召去铁岭插队。

1978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也是改革开放的第一年。杨彦明考上了沈阳农学院,4年之后,他又考上了西北农学院的研究生,专业是农业经济。

杨彦明硕士毕业被分配回沈阳农学院任教,他不甘平凡的性格在工作第二年就表现出来。他只在沈阳农学院教了一年的书,就跳槽到中国农业银行总行,一方面和妻子团聚,一方面准备施展自己的真正才华。在农行总行,他先后在研究所、研究室、农行信托等部门工作,积累了大量的金融经验,也为以后走上证券之路做好铺垫。

事业发展之路非常平坦。1998年6月,杨彦明成为中国长城信托投资公司北京证券交易营业部总经理。在此之前,他曾被调派到深圳做证券,几次较大的证券操作中,杨彦明表现出了他的业务能力。

中国 银河证券公司成立后,杨彦明所在营业部先后更名为中国银河证券有限公司北京虎坊桥证券营业部、北京望京西园证券营业部,他一直担任总经理。

手法

明目张胆从营业部提现金

如果仅仅是正常做业务,杨彦明绝对成不了证券死刑第一人。证券营业部有代客理财的职能,但杨彦明代客理财的证券运作却充满神秘。他不会将为谁运作、怎么运作告诉同事,还屡次叮嘱同事不要过问“不该问的事。”

杨彦明在法庭上说,他从来都是明目张胆地让财务人员直接从营业部账户上提取现金给他,有时候几万元,有时候几十万元。“从来不记账,也没给财务打过收条”。

挪用公款经营自己的公司则比较隐蔽。2000年,杨彦明找到王某,让他当法人代表,注册了一个公司——佳杰堂物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作为法人代表的王某不仅一点实权也没有,反而以为幕后老板是其他人,而杨彦明不过和自己一样是个办事的。

不过,作为一个丈夫来讲,杨彦明算得上不错。他在生活上不嫖、不赌、不抽烟,只是喜欢喝酒和下棋。这一点在后来检方的侦查中也有体现,因为他所涉嫌贪污的款项中,没有证据显示他拿去赌博或者包养情人,更没有其他的挥霍。

杨彦明对妻子罗某的另一重关心,是不把她卷入事业漩涡。知情者透露,他在家很少和妻子谈论工作。一个例证是,杨彦明事件案发后,检方去杨家询问罗某时,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竟然贪污和挪用公款。

记者从他的辩护律师那了解到,在杨彦明2004年东窗事发后,杨彦明主动向妻子提出离婚,目前两人已经解除婚姻关系。

两次自杀一心求死

杨彦明的下巴和双手,有着很多烧伤的疤痕。这是他两次自杀留下的痕迹,而且是在同一天之内,一次是割腕,一次是开煤气。

2004年年初,他被调往总公司任职,但一直拖延着交接财务手续。4月23日,他先是割腕,躺在地上半天没死,于是起身打开煤气开关,煤气爆炸烧伤了他的双手和面部,但仍然没有夺走他的生命。整个案件也随着煤气罐的那一声爆炸浮出了水面,在医院抢救过后,杨彦明随即被北京市反贪部门带走调查。

自杀过的杨彦明,从一开始到最后,在法庭上始终表现冷静,言语清晰。用他的辩护律师的话说,从来没见他失态过。

杨彦明和律师见面,没有提过让律师把自己从死刑里拉出来,他说他就是想死。

今年4月22日,杨彦明再次站在市高院的刑事审判法庭内,与同案犯章蓉一起站着听审判长宣读终审判决书。

仍然是死刑。辩护律师说:“杨彦明听到判决结果,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在走出法庭前,他非常平静,只是快出法庭大门时,突然回首向旁听席上的亲人望去,似乎有话要说,但欲言又止。”

案发

焦点

赃款去处成谜

2005年,律师钱列阳、许昔龙接受杨家亲属委托为杨彦明辩护,至今已有整整四年。

律师钱列阳和杨彦明的几次见面话并不多。虽然没有抱多大希望,钱列阳还是询问了他6500余万元的贪污款究竟流向何处,但杨彦明对此一直守口如瓶。因此在重审二审,杨彦明说出“一部分用来行贿”时,法官、检方、律师都希望他说出具体的行贿对象,但继续追问,又没了下文。

2005年12月13日,杨彦明被市一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后,接受过本报记者的采访。当时,对于这笔公款去向,杨彦明的回答是:“我没有贪污和挪用,没有拿到这笔钱。我的职权是通过下面的人去完成的,我根本就无法说清这些公款的去向。”

在被问到有什么想告诫其他证券公司领导,杨彦明说:“我身上发生的事都是证券公司早期不规范时遗留下来的。我希望新加入证券市场的人员记住我的教训,洁身自好。保持一个好心态,不要过于看重个人业绩。”

上海可视人流的费用要多少钱

武汉男科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夏季白癜风患者服药注意事项!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患者能吃什么水果 平时怎么防止扩散

重庆市银屑病专业医院哪好

重庆九龙坡治银屑病哪的医院好